音炮

胡扯淡

来说说Candy Crush Friends Saga吧

candy crush friends saga

10月10号Candy Crush Friends Saga新版本更新之后,好像立即进行了全球范围的产品商业化运作。随即横扫全球AppStore和Google Play排行榜。

我在10月11号玩到的这款游戏。颇有感触,因此有了此文。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I wanna be the ...

I wanna 系列,是一类很奇特的游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初见此类游戏时最直观的感受应该是,,以及

从2012年的 I Wanna Be The Guy 开始,时至今日以 I wanna 为名的游戏早已多至数不胜数,但他们的特点一脉相承,给人的感受也从来没有变过,始终是,,以及

i wanna be the guy

难是说操作技巧要求极高,坑是说出乎意料的恶意陷阱极多,糙是说画面毫不讲究,粗糙到爆。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放置游戏Merge Plane产品解构

merge plane

人们为什么会喜欢玩放置游戏?这个问题我在 之前的文章 中分析过,简单来说,就是人们对于低投入度、高产出回报体验的一种特殊需求。

大多数放置类游戏,都能够提供的是:

  • 低投入度的、持续性的获得感;以放置行为的离线产出最为典型;
  • 所拥有资产或个体的成长感

那放置游戏有什么缺陷?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游戏,区块链,意识操控和人类永生

matrix

据说,在这第三个千年,人类的使命之一,就是追求和实现人类个体的永生。而基因工程、生物科学和现代医学,则将是人类用来对抗死亡的最重要的武器。

我最喜欢胡思乱想。在我所想象的未来里面,人类本就该是永生的,但绝非是以肉体永存的形式来实现永生,而是意识或者精神的永续。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视频] 茶杯头里面的BOSS设计思路

cup head

这部视频我看了好几遍。

其标题是,茶杯头里面的BOSS是如何干掉你的;而实际上说的是,在茶杯头里的BOSS的行为模式和设计思路。

对卷轴动作射击游戏来说,很有启发性。甚至其他的一些游戏类型,都能从中找到BOSS设计的一些思路。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随便扯扯德州扑克

前段时间,有点沉迷于德州扑克。

线下会跟几个朋友约局打,线上就是玩德扑圈。 线下组局每星期能玩上个三两次,倒也消耗不了太多精力;线上组局则频繁的多,每天都至少有个五六局。 每局输赢少则一二百,多则七八百,波动不算很大,但合起来这数量也不算少了。

所以实际上我是很沉迷于德扑圈玩线上德扑约局。

整个沉迷状态持续了两个星期左右,期间文章懒的写,主机不咋开,一有空就拿出手机,打开德扑圈,刷刷牌局,看看能不能进去玩两手。

现在看来,都是有点魔症了。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关于DeadCells的一些初步印象

dead cells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玩到像 DeadCells 这样的游戏了。

手感利落、关卡元素丰富、高难度、画面效果出色、游戏内容丰满。

作为一款处于EA阶段的独立游戏,这已经是相当高的水准了。 以至于我持续性的处于一种沉迷状态,拿起手柄就放不下。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人人都爱宝可梦

为区分游戏和游戏中的宝可梦们,在意指游戏时,我用中文宝可梦来表达;在意指小精灵时,我用英文Pokemon来表达。以下为正文。


因为宝可梦日月而入手3DS,目前已然沉迷。

我最早接触过的一款精灵宝可梦(那时叫口袋妖怪)游戏,应该是某初中同学(?)的GameBoy上面的初代(未知其为红绿还是蓝黄);印象已然模糊,只记得是黑白屏幕,整个游戏过程就是四处去抓精灵,各种技能效果拔群,动不动黑白屏幕闪烁。可惜那时候我最喜欢的游戏是FC上面的魂斗罗、双截龙之类的动作射击游戏,对掌机上面玩到的这种黑白游戏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于是略微探索了一下就丢开了,并没有产生玩下去的兴趣。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从战争机器4说说该系列游戏的男人味儿

gears_of_war_4

战争机器4是战争机器系列游戏正统续作的第4部作品,虽然制作组更换至The Coalition,但实际上团队大多数成员都参与制作了前面的几作,所以实际上战争机器4的整体体验仍然保证了足够的原汁原味。

——这是目前大多数玩家和媒体对战争机器4最为普遍的评价。

那么,这所谓的原汁原味,到底是什么味儿?

Continue reading

胡扯淡

说说新DOOM的爽快战斗体验

如果将主观视角的射击游戏(FPS和TPS,本文以下简称射击游戏)当作动作游戏的一个子类的话,那么其与大多数传统动作游戏最为明显的一处不同是,射击游戏里的战士们都是在用枪械(远程)作战,所以坏蛋们也都死的很远。而大多数的动作游戏中,武士们都是近身作战,所以坏蛋们也都会死在面前。

doom

传统的动作游戏,都会非常强调怪物的击杀反馈。在近距离观察你的敌人被你撕碎,明显会获得更为强烈的爽快感和刺激感。因此,大多数近身作战的动作游戏,至少在击杀怪物时,会比远程作战的射击游戏拥有更强的感染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