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 宇宙这片黑暗森林…

罗辑说,宇宙是片黑暗森林,透不进一丝阳光。每一个文明,就像这森林里的一个猎手,悄悄地潜行着。如果他发现了其他的活物,不管是婴儿还是老人,是天使还是魔鬼,或者是另一个猎人,那他选择去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开枪打过去。原因是:

一、猎手要生存和发展;

二、这片森林里面的猎物有限;

所以竞争将是猎手间相处的基本原则。

同时:

三、猎手间的沟通,需要以显露自己的藏身之处为代价;

四、猎手间不可能相互信任;

五、藏身之处泄露给对方,意味着对方随时可以选择杀死你;

所以,当一个猎手发现另外一个活物(哪怕只是个幼稚的孩子,总归有可能成长为另外一个猎手)时,唯一的选择就是,先下手为强。

这就是大刘,在《黑暗森林》里面描述的一个黑暗宇宙。倒是跟宇宙的整体色调很搭。

首先要说,这部小说真的是非常棒。除了精彩的人物形象刻画之外,场面描写很大气,想象力也极为惊人。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时时刻刻都要做好“被震惊”的准备。不过在分析宇宙文明间的黑暗关系时,我觉得更多的像是在分析人性。大刘,或者说罗辑,在小说里面时刻强调人与人之间的“爱”,强调“人”不会以如此极端的方式对待另外一个文明,我觉得真是太过天真了。人与人之间的相残,比三体文明的行为要偏激的多,底线也要低很多。三体文明毕竟只是为了生存,而人呢?贪婪二字可以指引一切。如果人类也有了三体文明的认识,也了解了黑暗森林法则,也发展了相当高明的科技,我认为在处理文明之间的相互关系时,只有可能是更为冷酷。

当然,黑暗森林法则,毕竟只是小说的设定。对于头顶的这片宇宙,我还是乐观的多。从时间上说,宇宙的确可能在某一天消耗完所有能量走向热寂,但从横向来说,处于同一个时间区间的诸多文明是否会因为空间或能量的短缺和分配关系而产生冲突,我觉得可能性不大。至少从小说的设定上来说,每一个文明都相隔了以几十光年计的距离,在这个半径内的所有空间和能量形态,都可以无限量的使用而不对另外一个文明造成困扰;况且即便是两个文明之间的势力范围产生重叠,也完全可能因为对能量或物质的不同使用方式而和谐共存。就像一片森林中的各类动植物间的和谐共存。

另外,不同文明的科学技术的前进方向也未必总是整齐划一。对于多元化的技术文明来说,合作明显会比竞争更有利于双方。即便仍然是在黑暗森林,只要能够找到合适的沟通法子,猎手间还是很有可能相互合作的。两个猎手的合作明显也会让他们更为勇武有力。当多个文明团体出现之后,或许就会有三国里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演义了。这也是黑暗森林必然会崩溃的原因之一。

期待地球往事的下一部书——死神永生。看看大刘又会甩下什么包袱吧。

PS:还是附上豆瓣的相关页面吧。上面的评论深刻的多,我就不继续献丑了。

我们这些老男孩们…

小黑那天问我,看过老男孩没有。我说没有。他说,看看吧,挺不错的。于是我就在youku上搜了一下。找到了这部短短的影片。

老男孩。多奇怪的名字啊。我心理面猜测,是说一群不肯老去,总是留恋着青春岁月的人吧。就像我们一样。看到最后才知道,这里面想要说的是理想。老男孩们,只是不肯忘却青春年少时的理想罢了。原来整个故事只是为了给最终结尾的那首歌做铺垫,说曾经的同伴都各奔东西,说曾经的理想是否仍在心底。说不知道以前的那些伙伴都在哪儿平凡,说自己的理想还未绽放就已经凋谢。明知道是煽情,却忍不住流下泪来……

后来我想,其实是编辑搞错了主题,这部短片之所以将自己感动,更多是因为曾有过的岁月和心情,不是理想。以理想为主题,还是Mr Children-Mr Adult这部MV更纯粹一些。两个可以一起看看。同样是能看着留下眼泪的短片,同样的推荐。

好吧,以此祭奠我们逝去的似水年华,祭奠我们深埋在心底的理想。哦不,理想永存,所以不需要祭奠。

尼尔盖曼的《坟场之书》

对尼尔.盖曼这位作家比较感兴趣,是从《美国众神》开始;之后又读过《卡罗琳》和《捕梦》,尤其是《捕梦》这本小说就让我对这位奇幻小说作家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似乎尼尔.盖曼似乎对各国的神话传说都非常了解,又极为擅长用细腻的文字编写温馨的小故事,读起来很容易沉迷。

而《坟场之书》,写的是一位在坟场中长大的小男孩诺伯蒂(Nobody),在鬼魂、巫女、吸血鬼、狼人等游走于生死边缘之人的帮助下,躲避“无处不在的杰克”们的追杀,最终复仇的故事。在这部小说里面,温柔善良的是幽灵,是吸血鬼,是狼人——这些恐怖小说里面经常出现的邪恶角色,在这部小说里面却时刻显得温柔无比,细心的呵护着这孩子免受伤害;坟场成为了庇护所,而人类社会却变成了最危险的地方,会有欺骗和伤害,也会有永不止息的搜捕与追杀。

最终结局是温暖而感伤的,邪恶的组织“无处不在的杰克”终于销声匿迹,Nobody也慢慢长大,成熟;而坟场却不能成为Nobody一辈子的家,于是这位在坟场长大的孩子,只好慢慢离开这温暖的育儿所,回归他的人类世界。

PS: 这部小说让我想起乔治马丁的一部中短篇,好像叫做《冰龙》来着。